神秘复苏之无限替身 第115章 老街赌场

作者:佛急跳墙 分类:悬疑 更新时间:2024-04-10 15:16:56
最新网址:www.haiyunw.com

安市,早上八点。

长生大厦顶楼,会客厅内。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光线在墙壁上打出朵朵光斑。

也打在了林玄的脸上,他表情坚毅,目光平静,眺望着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

张强,张朝阳二人站在身后,皆是面色凝重。

林玄淡然开口,将自己掌握的赌鬼情报给二人说了一遍,随即郑重叮嘱,“赌鬼是一只非常恐怖的厉鬼,但好在杀人规律非常稳定。

这一次的鬼赌场之行,我们的目的,就是将李军,卫景,阿红三人给拯救出来。”

张朝阳有些不理解,表情疑惑的开口询问,语气之中透露着一丝不服气的味道,“老大,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救总部的人?他们死不死谁儿子?”

张强同样如此,“林哥,我也有同样的疑问。如果此行是救林业,那毕竟是你弟弟,我们还能理解。

可是救三个总部的人,我想不通。”

林玄淡然回头,目光深沉的盯着二人,“嘿嘿……你们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说罢,林玄直接动用替身鬼的灵异,入侵了办公室里摆放着的麻绳分身,将之制作成自己的替身。

张强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麻绳分身失去了控制,表情有些惊愕。

林玄控制着麻绳分身发出呵呵笑声,说道:“我的灵异,可以将鬼制作成替身,更不要说人了。难道你们忘了,鬼画事件中,我是如何控制那帮老外的?”

听闻此言,张强和张朝阳二人皆是面露震惊之色,半晌说不出话来。

终于,张强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林哥,伱打算将李军,卫景,阿红三人制作成灵异替身?”

“嘿嘿……”

林玄不置可否,只是淡然一笑。

张朝阳的目光和张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悚之色。

不为别的,实在是林玄的谋划太大胆了一点。

李军,卫景,阿红,这三人的身份都是总部的队长,更是嫡系中的嫡系。

而林玄,却要将这三个人制作成灵异替身。

如果这个计划成功,总部的十二队长之中,如果包括杨间和叶真这两个盟友,就有五个人站在林玄这边。

五人之中,更是有三个人直接被林玄掌控。

这个疯狂的计划,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说实施了。

“所谓【鲶鱼效应】,真是可笑。”林玄忽然开口,声音冷若冰霜,“待我计谋得逞,秦老,你又如何压制我?”

随着话音,林玄随手丢出一枚鬼色子,利用自身的灵异力量,将点数控制在了最大的六点,“我压大。”

话音刚落,会客厅的阳光突然变得昏暗了起来,似乎乌云盖顶。

然而,天空之中万里无云,也没有遮挡阳光的事物。

林玄明白,这一切的状况,都是赌鬼的灵异在作祟。

很快,会客厅的灯光闪烁,墙皮脱落,一股难闻的尸臭突然袭来,挥之不去。

慢慢的,四周的一切事物都染上了一层漆黑的污垢,尸臭味更加令人难以忍受。

张强和张朝阳都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林玄倒是还好,他不用呼吸也能够活下来。

人不呼吸就会憋死,但是【仙】能够做到人做不到的事情,这很正常。

林玄的目光看向了会客室拐角的走廊,可以看到,那里的墙皮脱落的更加严重。

很快,一只身穿荷官制服的厉鬼走出了拐角,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只厉鬼无论是服装,皮肤,表情,还是眼睛,都太像一个人了。

赌鬼的眼睛死死盯着林玄,脸上也非常人性化的露出了轻蔑的笑容,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林玄,你终于肯和我赌了,这一次是你赢了,请说出你的要求。”赌鬼说话的声音,沙哑无比,好似声带都腐烂了一般。

林玄皱眉想了片刻,然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盯上我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问题还是要求?”

“是要求。”

闻言,赌鬼诡异的一笑,“你的替身鬼灵异对我很有用,我需要这个拼图。但是现在的你太强了,已经能够干扰色子的点数,我赢不了你。”

说完,赌鬼的鬼域层级在减退,它已经完成了人的要求,此时就可以走了。

林玄再次动用了鬼色子,然而这一次,无论他再怎么动用自身的灵异去影响鬼色子的点数。

鬼色子的点数最终,最后都停留在了五点。

这个状况,让林玄的眉头深深皱起,随着赌博的持续,鬼色子的点数会越来越小。

林玄忽然想起,赵峰当时的死状,以及临死前留下来的数字3。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随着鬼色子的点数越来越小,肯定会压小。

难道压小,会出现三个色子?又或者说,只有三点才能够赢。

林玄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就在这时,即将消失的赌鬼又再次出现了。

只不过这一次,赌鬼似乎失去了孙邈的智慧,只是冰冷又机械似的问道:“你赢了,请说出你的要求。”

林玄道:“我要求你告诉我,赵峰是为什么留下了阿拉伯数字3?”

赌鬼依旧是机械式的回答,“因为鬼色子变成了三个,最大点数十八,最小点数为三。游戏规则,三点之下为赢,三点之上为输。”

说完,赌鬼的鬼域再次缓缓消失,就要离去。

林玄再次扔出鬼色子,这一次,林玄拼尽了全力,动用了自身所有的灵异力量,去影响鬼色子的点数。

可是最终的结果,鬼色子的点数停留在了四点。

随着赌博次数的增加,鬼色子的点数也越来越小。

可以预见的是,下一次的赌博,鬼色子的点数应该就会是三。

这还是在林玄以灵异力量影响的前提之下,如果不动用灵异力量影响点数,恐怕林玄连一局都赢不了。

赌鬼再次出现,依旧是一副机械化,没有智慧的样子说道:“你赢了,请说出你的要求。”

林玄直接开口,“我要求你,将我们三人带到鬼赌场。”

“乐意为您效劳。”

赌鬼非常绅士的弯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随即鬼域一闪,在现实之中消失了。

林玄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等眼前再次出现景物的时候,他和张强,张朝阳三人都出现在了一处诡异的灵异之地。

此处的天空中央挂着一弯血红的残月,血红的月光挥洒二下,将此处的一切都映照成了红色。

林玄所在的地方,是一条破败的民国老街,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在街道的两旁,是两排破败的建筑群,建筑的墙皮老旧脱落,上面长满了青苔,有些地方沾染着干枯的血迹。

最特别的地方,是街道两旁的建筑群都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赌场,进出赌场的大门,被装点的非常漂亮。

牌匾上挂着一些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作为装饰,但是这些霓虹灯都已经熄灭了,没有一个是亮着的。

似乎这处民国老街,只是一个荒废无人的地方而已。

但是天空中的血色残月,又在提醒着来人,这里并不是什么良善之地。

林玄粗略估算了一下,仅仅目所能及之处,最起码有三十多家赌场。

如果一家赌场只有一个赌博游戏的话,那就需要有一只厉鬼作为荷官,也就能说明赌鬼最起码驾驭了三十只鬼。

然而,这仅仅只是估算,如果每一家的赌场之内,拥有不止一个赌博游戏,那就需要更多的厉鬼荷官。

赌鬼驾驭的厉鬼,也就更多。

这一发现,让林玄感觉到后背发凉,自己老师说的没错,赌鬼的确拥有毁灭世界的能力。

而就在这时,张强忽然惊疑了一声,似乎有了什么发现。

林玄和张朝阳都看了过去。

张强眼珠转了转,有些惊惧道:“我的鬼域,无法展开了。”

“怎么可能?”张朝阳砸了咂嘴,尝试着展开自己的鬼域,结果失败了。

林玄也尝试了一下,感觉到自己的鬼域的确是被压制了,无法顺利展开。

不过林玄没有放弃,而是不停的加深鬼域层级,体内血红色的鬼域光芒逐渐加深,最后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黑光,这才堪堪将鬼域光芒撑开在了体外。

这个层级的鬼域强度,已经足够支撑林玄进行半个小时的重启。

可是在鬼赌场,也只能撑开一个直径三米的黑色光球,连重启的灵异都被压制了。

张强和张朝阳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们吃惊的是林玄竟然能够在这里展开鬼域。

林玄同样吃惊,不过他吃惊的却是此处压制鬼域的灵异竟然如此之强。

要知道,林玄的鬼域是三种不同鬼域的相互叠加,张强和张朝阳的鬼域也是有着不同的特性。

可是他们的鬼域都被此处的灵异力量给压制了。

由此可见,此处的灵异力量是压制所有鬼域的,而不是针对特定的鬼域进行压制。

林玄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天上的血色残月,正在变圆。”张朝阳忽然指着天空清冷开口。

林玄目光微眯,此处灵异之地针对鬼域的压制,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如若不然,仅仅张开鬼域一扫,一切都尽收眼底。

然而此时,林玄一行三人,都是两眼一抹黑。

林玄所知道的赌鬼情报虽然比较详细,但对于目前遇到的情况,却并没有什么帮助。

张朝阳目前的状况被搞得有些情绪失控,飞起一脚踹歪了一家赌场的大门上,破口大骂,“妈了个逼的,来一只鬼给爷爷解解闷。”

张朝阳不停的踹着大门,发出哐哐的巨响。

但是赌场的大门,看似已经破败不堪,但其中蕴含着可怕的灵异力量,非是一般手段可以破坏的。

张强摇头道:“朝阳哥,你就别费劲了,这门你是踹不烂的。”

“他妈的,我受不了了,我要砍人,我要火并,我要看血流成河。”张朝阳哇哇大叫。

林玄一直默不作声,他的眼睛死死盯着街道两旁的景物,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地方。

但是很可惜,林玄观察了许久,依旧是一无所获。

根据赌鬼所说,这里最起码有国王组织的人,最不济,也有李军一伙人。

怎么可能跟一处死地一样,连个人影都没有,别说人了,鬼影都没有一个。

张朝阳骂骂咧咧,“操了都,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难道这里和鬼画中的黄冈村一样,也是被画出来的?”

张强摇头叹息,“朝阳哥,你能不能别瞎猜了,就算鬼画出现在这里,也会被此地的灵异压制,连鬼域都撑不开。”

林玄也没了耐心,他决定冒险一试,直接激发了鬼啸叫的灵异。

恐怖的啸叫声在老街的之间回荡传播,很快就扩散出去了一个非常远的距离。

林玄忽然面色一凝,根据鬼啸叫传递回来的反馈,鬼啸叫似乎攻击到了某个人,但却被某种灵异给挡下来了。

林玄目光微眯,再次激发了鬼啸叫的灵异,继续试探,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对方是一个驭鬼者。

林玄收回了鬼啸叫的灵异,沉声道:“我找到人了,跟我来。”

张强和张朝阳立马跟上,二人在林玄的带领之下,在四通八达的民国老街七拐八拐。

最终来到了一处树林之中,结果看到了一副令人心神俱震的画面。

只见一个老外驭鬼者正在烧火做饭,架着一口大铁锅。

火烧的很旺,锅里的汤汁也被烧的滚烫,正在扑腾扑腾冒着热气。

“这踏马什么年代的,这老外还他妈吃,找死。”

张朝阳大骂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飞起一脚将铁锅踹翻在地。

那老外瞬间就红了眼睛,但却没有第一时间报复张朝阳,而是一个飞扑,将煮烂的肉抓在手中,抱着啃了起来。

张朝阳虎目一瞪,一脸横肉紧绷,一下子就露出了当初在道上混的气势。

他伸出双手,一把掐住了老外的脖子,然后鬼抬棺的灵异激发。

老外的脑袋被一个小巧的木棺材给包裹了起来,紧接着,随着棺材被抬起,老外的脑袋也和脖子互相分离。

仅仅一次袭击,就让老外身首异处。

然而,这个老外却没有死,掉在地上脑袋发出诡异的笑声。

随即无头尸体有了动静,抬起一脚将小巧的木棺材猜的粉碎,然后弯下腰来抓起脑袋的头发,将脑袋提在手里。

那脑袋嘎嘎怪笑,表情变得恶毒了起来,“赌徒,现在可不是你们出现的时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