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haiyunw.com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苏火的眼睛陷入短暂的致盲状态,同时内心疑惑对方没有用手枪打他,而是射爆灯泡的用意。

“啊!”

然而下一刻,两道惨叫声传来。

当眼睛适应黑暗的瞬间,苏火猛地朝着声音来源看去,顿时瞪大眼睛,心头大震。

只见林小北和墨镜男两人分别被一只从地面钻出来的青黑色手臂抓着脖子。

或许是没办法打断召唤诡异的过程,林小北还保持着右手举起的姿势,脖子被紧紧掐着面色通红。

墨镜男的墨镜都被掐掉了,青黑色的手臂先是缠绕在他拿着手枪的右手,苏火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手中的枪便掉落在地上的血泊中,发出一声黏腻的声响。

随后青黑色手臂顺着墨镜男的右手爬了上去,一把钳住他的脖子,五根带着黑灰指甲的手指像是要直接插进去一般,巨大的力道让他连连后退。

“喝喝喝……”

两人的惨叫声持续不断,因为被脖子掐着的原因逐渐变成嘶哑的低吼。

墨镜男左手抓着青黑色手掌不断扣动,但诡异的力量岂是普通人能对付的,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办法从青黑色手掌的压制中逃脱出去。

这是……张平的诡异!

一瞬间,苏火明白了,张平诡异的能力范围不只是他自己的影子,与他的影子相连的阴影同样可以召唤出这些诡异手臂!

在苏火转头看两人的情况之时,他身后的黑暗之中,一只带着浓郁臭味的青黑色手掌猛地弹起,四个关节处劈啪作响,宛如一只在草丛中潜伏许久的毒蛇张大嘴巴扑向苏火,五根手指仿佛五个毒牙,目的便是将他一击致命。

毒蛇成功咬到自己的猎物,五颗毒牙深深嵌入苏火的脖子。

成功了!

三人都被张平的诡异抓住,仿佛被毒蛇咬住的耗子一般,努力挣扎但没有一点用。

看见苏火手中的手帕连带着水果刀一同掉落在地上,罗顺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喜悦和癫狂,他走到三人身前,欣赏着三人被掐住脖子痛不欲生的表情。

“嘿嘿嘿,我最喜欢和你们这群没有什么经验的萌新一起做任务了,努力抓诡异不说,就算抓到了也没有一点防备。”

“你,想干什么,好不容易,抓到诡异,为什么还要对我们出手!”

墨镜男目眦欲裂,艰难地问出口。

“果然是个新手,这还用问么。”

张平吐出一口血沫,此时三个手臂抓在他的身上,要说痛苦他可不比苏火三人少。

但每每先发制人,在任务的最后时刻攻击其他参与者所带来的快感总是能压制住这种痛苦,让他觉得就算使用再多的诡异能力都值了。

“虽然黑市中的确有赏金二八分的潜规则,但那是大家实力相当或者差不多的情况,除此之外,所有人都只信奉一个观点,那就是赢家通吃!”

脸色狰狞,两天里大多数时间都沉默寡言的张平此时终于显露出他骨子里的疯狂。

在抓到诡异之后杀掉所有人,这是他和罗顺一贯的作风,靠着他在黑暗中几乎无敌的诡异能力,这一招屡试不爽。

不论普通人还是驭诡者都照杀不误!

至于对方的诡异复苏,他们根本不怕,跑就完了,留下来的烂摊子就让那群自以为是的官方驭诡者去头疼吧,这样正合他们的心意。

“你们就安心的去死吧,一个手帕一张纸牌,像伱们这么弱的驭诡者还是早点死掉比较好,反正后面的人生只会越发痛苦,说起来你们还应该感谢我们才对。”

走到苏火的身边,罗顺笑道。

“我都说了还没有抓住砍头诡,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罗顺突然听到苏火的声音传来,他狞声道:“都快死了还要玩这种无聊的小把戏?”

“所以你们早就预谋好了,抓住诡异之后就杀掉所有人?”

苏火的声音再次传来,罗顺猛地发现,声音的来源竟在自己的身后!

怎么回事?

苏火不是被张平的诡异抓着,应该在自己的右边才对。

猛地抬头看去,他发现青黑色的手臂只是胡乱地在空中挥舞着,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苏火正一脸平静地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

“去死!”

“砰砰砰!”

他不知道苏火是怎么从张平的诡异中逃脱出来的,但他是个狠人,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抬手对着苏火就是三枪。

“面对两个诡异能力未知的驭诡者,到底是是谁给你们的勇气敢直接下手?梁静茹吗?”

然而,苏火冷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罗顺猛地回头,这一次,苏火出现在小卷毛的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儿?

罗顺有点慌了,内心的恐惧第一次压过兴奋,他慌忙喊道:“张平!”

张平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只见又一只青黑色手臂从影子里钻出来,抓到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同样一只青黑色的手臂从苏火的旁边钻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他的脖子。

然而这一次,苏火并没有消失,他猛地伸出右手抓住青黑色手臂的手腕。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青黑色的手臂像是被按下静止键一般,就这样停止在半空中,丝毫无法动弹。

诡异被苏火徒手制住了!

“怎么可能!”

罗顺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另一边,苏火眼眸低垂,缓缓地吸气,将空气中刚才吐出去的幻象迷雾收回来。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

或许是他见的荒唐事还太少,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般的平静,无论如何压制,他都压制不住心中愤怒的情绪,所以不吃亏,发动了……

既然如此,那就用不吃亏来解决。

用力一捏,骨头碎裂的声音从青黑色手臂中传来,与之一同传来的还有张平的惨叫声。

再一扯,手臂直接从第二个关节处被苏火扯断,青黑色的污秽之物随之洒出,散发出剧烈的臭味。

断肢被苏火随手丢在地上,很快沉入影子之中消失不见。

罗顺不断后退,瞳孔剧烈的颤抖,在他眼中,此时的苏火宛如一尊魔神。

“怎,怎么会,你的诡异不是一个手帕吗?!”

苏火抬头,充满杀意的眸子直直盯着罗顺。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身上只有一个诡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