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君 第30章 退位

作者:首道 分类:悬疑 更新时间:2024-04-03 09:02:35
最新网址:www.haiyunw.com

压抑的日子还在持续。

这几日,李淥天天拉着石昂到归元殿前问候,每日至少一次,有时候上午刚去完,下午还去,这样的态度,就连身边的石昂都有点感动了。

哪怕是守殿弟子不让入内,李淥也会恰到好处的制造点动静,让里面的人知道他们有来过。

当然,这样做的好处,也不只是刻意表态这么简单,些许变化,也被他们及时给掌握了。

偏殿内的人,已经陆续离开了几个,在不妨碍身体行动的基础上,那几个已经没有大碍的高层,纷纷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在维持宗门运作的同时,也负责起安定各自管理下的弟子的心。

唯一不好的消息,便是听说掌门醒来过一次,没多久又昏迷了,情况十分不乐观。

江铃儿则每日里以泪洗面,再也不复从前快乐的样子。

眼看着昔日里,一直追着自己跑的人儿,如今却一直承受着亲人遭逢不幸的心痛折磨,石昂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却也只能这般煎熬的干看着,每每想起掌门对自己的排斥之言,便是他想表示点单纯的关心之情,也总觉得心里仿佛有道看不见的坎,过不去似的,挠心又挠神。

李淥本想开解开解他,后来想想,也就算了。

有些事还得靠自己去想开。

自己想不开,别人怎么开解都于事无补。

男女之间的那点微妙事,身边人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轻易切中对方那个点的。

没事的时候,李淥还是在研究那本符箓之术,符纸,朱砂,笔也都备来尝试了。

自己依册子中的符文画制而出的符箓,看似挺像那么一回事,按照册子上写的激发程序激发后,结果却是啥异常反应也没发生。

也不知道,是自己制出的符没有成功,还是激发的手法没练到位。

难道自己其实是没有这方面天赋的?

李淥有点气馁的将册子往桌上一扔,无可奈何之下,打算先将符箓之术放一放,想着等师傅回来后在向他老人家请教。

自己一个人瞎琢磨,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才几天而已,别轻易放弃啊,你若学会了这个,咱对上边欢的时候就能多一份手段,虽然赢的几率仍然不大,但这手段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拖住他,为我们争取逃跑时间!”

李淥摇摇头,叹道:“这么瞎折腾不是个事,不仅浪费时间,还极其耗费精神,倒不如静心修炼,争取将修为尽快提升上去。”

“也是,只可惜我在这方面没有天赋,帮不了你。”

“算了,没事。”

“其实……”

见石昂支支吾吾的,后面的话一直说不出来,李淥实在忍不住了,“有屁快放!”

石昂有点心虚的转过身去,才道:“其实师傅也没跟我说你有这方面的天赋,他只是吩咐我,等你到了聚元境以后,把这册子拿出来给你……看看!”

说完,心虚转头,偷偷瞄了瞄李淥的反应。

张着耳朵听完石昂越说越小声的话,李淥惊为天人的呆立当场,身子像是被什么定住似的,良久,才抓起桌子上的册子直接摔向石昂。

“让你看我笑话!”

看着石昂逃也似地离开院子,李淥实在是……气乐了!

亏他还以为,是师傅断定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才如此认真的在研究这玩意儿。

结果完了告诉他,这事其实有点误会。

说不出什么感觉,好在经过几日的研读,对于制符打符的原理已经掌握了,还有激发手法,手印,说完全没好处也不尽然。

至少以后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若对方莫名其妙的结一些类似手印时,可以提前加以干涉或防范。

下山不久后的石昂又跑回来了。

刚到就一脸凝重的对李淥道:“掌门醒了,来人让咱俩也过去集合!”

“!!”

李淥眼皮子一跳,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与石昂联袂来到归元殿时,只见主殿前方已站了不少人员,站在前排的几位,都是宗门高层,后面的则是稀稀疏疏的内门弟子。

感觉到人群中好像有人盯着自己,李淥抬头,刚好与边欢的目光对上。

不知为何,李淥总感觉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那种眼神,前世好像在哪见过……想起来了,这眼神像极了看透一个人的样子!

李淥不由得默默在想,对方这是看透了自己什么呢?

暂时没有头绪,便先放一边了。

移开无聊的对视,李淥目光又朝场中的内门弟子望了望,大概估算了一下,到场的内门弟子统共也就几十个。

看来这一次宗门的精英损失惨重啊!

陆陆续续再来了几个内门弟子后,便再也没有人前来了,殿前一时间陷入安静,压抑,还有略显煎熬的等待之中。

站了小半个时辰后,最前方站立的褚伯桧长老见许久都没有人再来后,低沉着叹了口气,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进入归元主殿之中。

从归元殿出来时,褚长老已经推了辆轮椅出来,轮椅上坐着的,正是符青宗当代掌门江怀盛。

此时的江怀盛看起来状态不佳,脸色也不好,目中略有浑浊,整个人的气质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个普通人一样。

一旁跟着出来的江铃儿,一脸憔悴的望着自己的父亲,那种与往常差异明显的反差,让人看着觉得心疼。

“安静!”

见后方出现些许骚乱,前排的一位长老出声呵斥,场面再度安静下来。

江怀盛目光扫了下在场所有人之后,才尽量提高自己的声音,道:“召集诸位前来,是要宣布一件大事!”

声音不大,好在现场安静得落针可闻,大家还是能听清楚他说什么。

“老夫因体内修为尽毁的缘故,无法再履行宗门掌门一职,即刻起让出掌门之位。几位长老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推举出有能力、有担当的人选,然后交给大长老来决定,由谁来担任下一任掌门。”

“在这之前,由褚长老暂代掌门一职!”

“老夫因天下之势,做出有损宗门的错误决断,致使大家的前途堪忧,老夫实在无颜面对大家,面对符青宗的列祖列宗。”

“希望大家能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同心协力,共度难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