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haiyunw.com

“……我怎么觉得,我们才是颠倒是非、搅弄风云、机关算尽的武林野心家?”阿飞头一次见识到这种操作,对大人世界的肮脏又有了新一层的理解。

“哈哈哈,这也没什么不好嘛,只要结局是好的不就行了。恶人作茧自缚、好人名利双收,这才对嘛。”段正淳笑道。

“的确不错,接下来就看林姑娘了。”阿飞显得有些紧张,他还是在为李寻欢担心。

“那就看吧。”段正淳一脸的期待,他也很好奇林诗音到底会选择谁。

没过多久,林诗音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众人见到她的模样都是一惊,随后一片哗然。

只见林诗音面带潮红、云鬓散乱、衣衫不整、一脸春意,方才在做什么已经一目了然,段正淳惊讶地回头看向李寻欢,你小子怎么这么快?

李寻欢面色更加复杂,方才他出来时,林诗音还不是这样,现在怎么……

龙啸云更是暴跳如雷,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瞪着李寻欢,嘴里不知道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但他的声音却没有传出来,赫然也是被点了哑穴。

“别吵了……别吵了!”段正淳再次压下众人的喧哗声,似笑非笑地看着林诗音,用一种古怪地声调向她询问道:“龙夫人,方才龙四爷和小李探花都说睡着之前在一起喝酒,不知你可知道他们醉后分别都干了什么?是否一直在这里?”

林诗音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扫过龙啸云和李寻欢,让他们两个都有些不敢与她对视,而后冷漠地说道:“不错,我之前确实在与他们一同喝酒,我也知道其中一个人喝醉以后在做什么。”

“好极了,那么请夫人同我们说说,事关重大,还望姑娘一定要秉公直言。”段正淳继续说道,他这一会姑娘一会夫人的,让在场的众人都摸不着头脑。

但林诗音却已经听懂了他的暗示,到底是继续做龙夫人,还是做回以前的林姑娘,只在她一念之差的选择中。

她的思绪又回到喝酒之前,龙啸云晕倒后,段正淳突然出现一指点中了李寻欢,将喝得大醉的他点晕了过去,趴在了林诗音的身上。

“林姑娘,先不要大吵大嚷,我接下来说的话事关重要,请你听完。”还没等林诗音大声呼救,身上的要穴已经被段正淳用的无形的指风点住,顿时动弹不得,口不能言。

“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龙啸云对你一见钟情,但你当时已经是李寻欢的未婚妻,于是龙啸云便设计让人截杀他,之后再救了李寻欢,并与他结为八拜之交。来到李庄后,龙啸云因为爱上你却得不到而表现得相思入骨,病入膏肓,李寻欢不忍看见他抑郁而死,便故意花天酒地……”段正淳将龙啸云和李寻欢做过的事情一一道出,而后点中林诗音的睡穴,把三人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林诗音做出了决定,一脸平静地说道:“方才我和李寻欢一直在冷香小筑,至于龙啸云在哪里,我不知道。”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光是和李寻欢一起呆在一个房间这话已经足够惹人遐思,再看林诗音这一副方才和人进行过鱼水之欢的样子,在场的众人包括龙啸云和李寻欢在内都震惊了。

龙啸云痛苦地坐在地上,万念俱灰,再也无心搬弄什么是非,他抄起自己的银枪,对准自己的心窝,便要捅进去自尽。

这时,一柄剑斩断了他的银枪,让龙啸云自杀的姿势一顿,而后,一个脸上有三条刀疤,身着金色长衫,一手提剑,一手提着昏迷的龙小云的剑客便出现在他面前。

“荆无命,他怎么来了?”段正淳疑惑不已,这人的外貌特点十分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是金钱帮的二号人物,上官金虹的私生子荆无命。

“好对手!”阿飞出口道,荆无命带给他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就仿佛是在照镜子一般,看到了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顿时战意大盛,凛冽的气势散出,让隔的近的江湖人士都不自觉惊惧地后退几步。

荆无命被他吸引,朝阿飞的方向看了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收剑回鞘,一把捞起龙啸云抗在肩上,施展轻功便要走。

秦孝仪离龙啸云最近,率先反应过来,想要阻拦荆无命,却被其一脚正中命门,横死当场。

李寻欢见状想要拦住荆无命,但方才心神失守,没来得及反应,而且被赵正义三人押来时,身上飞刀也被搜走了,只能望洋兴叹。

段正淳倒是能拦住他,但转念一想,自己拿着龙啸云父子也没啥用,宰了他们还容易被林诗音惦记,算了,反正这种没有什么价值的货色落在上官金虹手里也没个好,管他们做甚。

阿飞见荆无命只是一心想走,并没有战意,于是暂时放弃了动手的念头,准备之后去荆无命家里下战书当面挑战。

林诗音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趴在李寻欢的怀里,泪如雨下,哀恸不已。

众人见状,议论纷纷,段正淳适时用霸道凶残地目光挟带宗师的气势看向众人,而后对老学究大声说道:“知道出去以后这事怎么说吗?”

“梅花盗龙啸云被金钱帮的人救走了,他们早有勾结,上官金虹获得快活王柴玉关的传承,得到的药方其中有秘药要害女子性命方能制作,龙啸云就是给他办这事的!”老学究心领神会,把屎盆子扣在龙啸云头上顺便黑了金钱帮,毕竟他们两个组织有一部分业务相冲突,同行是冤家。

“那小李探花和林姑娘……”段正淳拖长声音又问道。

“林姑娘大仁大义、以身饲虎,为江湖同道识破梅花盗,可谓是功不可没!现在和小李探花二人度尽劫波,有情人终成眷属,乃是武林一大幸事!”老学究张口就来,周围附和的声音不绝于耳。

段正淳微笑着看向阿飞,“懂了吧,所谓正道,就是这么回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